北辰

嫖爆蔡师兄。拖了一宿终于写完了。少儿不宜。

#还没想好叫什么#

#严重脱离现实性格##逻辑混乱语言不通#

缩着脖子小跑进了楼门,低下头搓了搓冻得有些僵了的双手,指尖从指缝处插过手心相摩挲张开嘴哈了口温热的气,原本温热的水蒸气遇冷立马化作水汽弄得掌心有些潮湿。捏了捏有些发红的鼻尖,收敛了动作摁了电梯开关。

似乎今年重庆的冬天冷的出奇,吸了吸鼻子双手插兜双脚开立站在原地等待电梯下来。很快,电梯开了门,抬了眸子探了口气踱步进了电梯,摁亮了楼层相对应的摁钮便后退几步。

电梯门缓缓关上,电梯上升发出轻微的机械工作的响声,临近深夜更是静的出奇。摁亮了手机屏幕,拇指弯曲抵在圆键上屏幕解锁,指腹划过冰凉的显示屏界面还停留在自己的微博界面上。

难得因为工作原因鸽了直播,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时间,23:30。年末工作总是琐碎而繁多,以至于今天也没能去机场送冰心和周公谨。

想来还是有些抱歉,眨了眨眼睛点开微信熟练的翻到周公谨的消息条。思索着如何将自己对于未能尽到待客礼仪向他表达歉意,迟疑半晌又将打完的对不起停留在消息框里。摁了返回退回到主界面上,锁了屏电梯也慢慢打开了门。

将手机揣在兜里,随手去摸钥匙却发现似乎丢在了公司,咂了咂舌五指抚上冰凉的门把手推动几下,门丝毫未动感叹一声最近真是忙糊涂了,只得转身就打算离开。

门开了,周公谨开的。略微惊讶于人竟然没有坐上飞机回到湖南,随即开口询问。

“小周你不是回湖南了吗?”

人听闻,笑了笑咧开嘴忙用温暖的手包裹住我的手,相比于自己的手他的手确实是温暖极了,只觉得五指的僵硬有所缓和,将我带进门里把门关好。

“我这不是替你去送冰心了嘛,兄弟。我得你亲自送才行。”

唇角上扬嗤笑一声,垂了眸子抽回慢慢热乎起来的手冰了一下人裸露的脖颈,小声骂了句。

“撒比。”

他好可爱!!!!!而且比较好上手。

划水。

#圣殿之光#

圣殿之光,即是光明的代表,生来的职责就是驱除黑暗。

垂了眸子单膝跪地,镀金的膝甲与冰凉的大理石地面接触,阳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直射到地面上,身影因光的斜射而被无限拉长,漂浮在空气中的些许尘埃被照的发亮,淡金色的短发经阳光照亮,偌大的教堂此时能听闻自己平缓的呼吸声。

"上帝,您赐予我光荣,非为了我,上帝,而是为了您的名字。我将是您永远的武器,愿您保佑您忠诚的骑士。"

浅色的睫毛微颤光线所致仿佛整个人都被镀上光圈,配合虔诚而恭敬的表情则更像以为信徒,而不是替国出征双手沾满鲜血骑士。双唇微抿抬了眸子,湖蓝色的眸中带着崇高的敬意望向面前的白发主教,接受着面前人洗礼。

抬手五指附着着金色的手甲轻捧人的左手,略为低下头凑过去在人指上的权戒落下一吻,以表对人的尊敬,平日出征的孤傲和嗜血都在此刻消散殆尽。

即是国家的剑,也是神所爱戴人民的盾。能划破黑暗,让光明永驻世间,也可以身保护朝圣者宝贵的生命。

收敛手上的动作,起身站直五指轻握重剑手甲随着指上动作搂紧剑柄,剑尖轻点地面,甲胄也因动作而互相碰击发出清脆的响声,打破了教堂中的寂静,半晌缓缓开口。

“我,身为骑士长向您起誓。”

“我将与光明同在,为人类破开黑暗的极夜。带来永世的光明。”

划水,*最后一句借的戏命师*

#百里守约#

百里以外,一击毙命。

蹲下身子兽耳由于警惕高高竖起,耳尖的绒毛被风吹拂只觉得有些瘙痒。随手将静谧之眼安放在草丛,随即起身四下打量后抬脚轻踏几下地面翻身上了树。

曲腿坐在树枝上,后背紧紧倚靠着树干,过长的披肩对于行动没有丝毫影响,兽尾轻扫树干,二指轻扣枪身支架在树上夹好,遂隐匿了声息等待猎物的光临。

狙击枪,便是战场的眼。如隐匿了身形的蟒蛇一般,躲藏在黑暗中,吐着信子,在猎物因危险气息接近疯狂时一击毙命。

阳光被树叶切割开来撒在地上只留下斑驳树影,微风拂过兽耳轻抖,判断出风速风向略微弓着身子单眼紧盯狙击镜,瞳仁放大身为魔种极好的视力为自己提供了许多便利。

将猎物的性命把玩于股掌之中,看他逐步走向疯狂濒临崩溃。狙击的乐趣就在于此。

枪托紧贴锁骨轻甩褐色的尾巴,皮毛发亮尾尖泛白与本人一样在树上隐藏着,将注意力集中于镜中的人像,唇角上扬探出舌尖舔过尖锐的虎牙,单手托着枪身二指轻抚扳机,指尖有节奏的点着扳机。

言出必果——一个无比致命的观察者,无人能逃离狙击。

搂紧扳机子弹出膛,细长的子弹刺破空气打碎数片叶子以极快的速度飞向目标,一声惨叫过后目标随之倒地血液从额头的洞中喷涌而出。

枪托因后坐力撞击锁骨处,索性有甲胄向护才只觉得锁骨麻酥,垂下手臂轻吹一声口哨,小腿发力从树上一跃而下,单手持枪枪口向下略微弓着身子身影消失扬长离去。

“死亡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,而我会让每个逝者灿若流星。”

抬手二指扯掉领巾慢慢解开衬衣的口子露出白皙的有些病态的胸口,抬了眸子眼尾泛红,思维普通被猫儿扯乱的毛线团儿一样打着结被情绪弄得粘稠一团,张开嘴舔舐着自己左手的二指,模仿着性/交的动作指尖带出些许涎液滴落在胸口。

唇角微微勾起舔掉唇角的涎液,下唇在灯光照耀下晶莹发亮,血色的眸中失去了清明混沌一片,早已被情欲所占领,左手下移双腿大开五指隔着粗糙的布料摸索着下体,双唇微启无意识的发出满足的喟叹。

暗色的翅膀扫过地面,歪着头刻意将白皙的脖颈裸露于人眼前,单眨右眼右手在胸口画着圈儿,微凉的空气令身子不自主的颤栗。

    “可不要让美好的夜晚时光白白流逝,我亲爱的先生。”